新闻中心 / 也来谈谈“低价中标”
2017-10-09 也来谈谈“低价中标”

也来谈谈“低价中标”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——对“恶意低价中标问题将得到遏制”一文的不同意见
        8月18日,《中国建设报》5版刊发了一篇题为“恶意低价中标问题将得到遏制”的文章。仔细阅读后,我认为有些观点值得商榷。  该文认为,新修订的《政府采购货物和服务招标投标管理办法》(财政部第87号令)对最低价中标制度进行了“完善”、对不合理规定进行了“修正”。当然,这是贯彻《政府采购法实施条例》的最好体现,也是对原第18号令的创新。但文中提出的“平均价中标法”(采用去掉最低价和最高价、取中间平均价的办法)和“社会平均成本价”(根据市场公允原则,建立社会平均成本价确认机制,可以将在投标人平均价的基础上下浮一定比例作为社会平均成本价,低于成本价视为无效标)的计算方法等观点,本人认为值得行业内人士探讨。  首先,恶意低价中标问题成为当前全社会的热点,最早缘于“两会”代表的提出。仔细分析,提出该建议或提案的代表或委员,基本上都是企业的老总,他们都是企业经营的“统帅”,有意愿在激烈竞争的市场环境中充分表达其诉求。相对于前期社会上普遍反映的“价高质次”问题,“恶意低价”也是一种社会现象,其行为是对市场公正、信用、规范的扭曲。无论从国家提出的“工匠精神”还是企业做大做强的角度,都应当引起全社会的高度关注。需要注意的是,“低价中标”与“恶意低价中标”不是同一个概念。  其次,从执行法律法规角度来看,文中引用的《招标投标法》第四十一条规定并不适用第87号令规章的管理范围,且第87号令也与建筑业涉及的货物和服务的招标投标无关。此次修订出台的第87号令中有些规定已与招标投标法做了接轨。  再其次,从事招标采购基层管理或交易的人员都深知,无论是《招标投标法》的“经评审的最低投标价法”还是《政府采购法》的“最低评标价法”,都与国际招标采购定标规则一致,同时又是招标采购交易过程中遏制假借资质、串标围标行为的最好手段,所以,该制度本身并没有问题。但文中有人提出了“平均价中标法”,该办法在交易实践中极难操控,将会被别有用心的投标人利用,抬高报价和滋生大量的串标围标行为。况且,第87号令中第五十四条、第五十五条也不允许去掉报价中的最高报价和最低报价。  最后,《招标投标法》中第四十一条以及《招标投标法实施条例》第五十一条提出了“成本价”的概念,这里的“成本”是指投标人的个别成本,而不是社会平均成本,也不是行业平均成本。投标人以低于社会平均成本但不低于其个别成本的价格投标,是应该允许和鼓励的。所以说,文中提出的成本价计算方法和视为无效标的做法值得商榷。□ 章诗华
来源:中国建设报
   
   

相关附件:
copyright © 2015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. 许可证号 蜀ICP备00000000号.
yh25118
1012947717
028-86180518
wanan@wacs.cn
返回顶部